新闻动态   News
联系我们   Contact
你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 > 行业新闻

上海看画随想

2018/6/2 15:34:58      点击:
□钟鸣

  从上海虹桥机场起飞,终于可以有个空闲的时间独自清静一会儿,起码在天上这一个多小时里。我越来越感觉到,现在的上海又可以说是不夜城了。当然,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不夜城上海是什么样子我也没见过。不过,今天确也有今天的独到之处,迪斯科与卡拉OK,过去年代一定没有,但整夜哗啦哗啦的搓麻雀声恐怕还是颇得几分真传的,加上那从大大小小的窗口飘出的腾腾的香烟烟雾,倒也可以够上“不夜”二字的气氛了吧。
  我现在装裱机是真的不知道人类社会发展到了今天,这“清静”二字是否还有用,也更不知道是否还有人能静下心来“纯粹做学问”。当然,学经济、管理、公关,以至股票、石油、黄金等等的“学问”,肯定有人在下功夫研究着。但纯粹的、不直接“创造金钱”的学问,恐怕没人愿意再去费这份心思了。这是由我在上海时看了一张清初画家石涛的画而想起的。当然,我在上海看到的石涛的画,不会是真迹。但如果是在朋友家,大家清茶一杯,看着一幅印制得很精美的石涛山水画,倒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。
  看石涛的画,首先要静下心来,否则一分钟也看不进去,直接起身去看电视了。不可能想象一个满脑子股票、黄金的人,能有闲空坐在深山幽谷的茅草屋中“坐看云起时”!就算他可能坐上一个整天,充其量得以“陶冶性情”,但要说能画出一幅像石涛这样的“文人画”,恐怕也是太难为人了。当然,我说这话并非是说世人都去当文人,画石涛那样的画。正应了朋友说的一句话,“石涛的画再好看,能当饭吃,能作衣服穿吗?”我哑口无言。可一转念,我便道:“也是,但如您老先生真有一幅石涛真迹,而并非赝品,有吃有穿的小康日子保您两年,但可不能玩国际名牌喔,我说的是一般生活。”如此一说,他方才相信,原来这先人清静后创作出来的艺术品还可以当饭吃。这倒不是先人种树,后人乘凉,而是先人画画,后人卖画得温饱。
  仔细想来,在“东方明珠”香港,不知每年有多少次古董字画拍卖,更不知每年的成交额是多少。但在这热热闹闹的你买我卖、我卖你买过程之中,有多少人想过,这些艺术大师们是在什么样的心境下,要吃得多少苦,才能作出令后人们成为财富的画作呢?又有多少人知道,他们的艺术成就的形成,是依靠了什么样的精神力量的支撑,而他们又是怎么样地苦苦探求着“路漫漫其修远兮,吾将上下而求索”。
  又坐在香港的家中写稿子了,但头脑还没有从上海的喧嚣中回来,叫卖声、流行歌曲的喊叫声、搓麻雀的哗啦声、各种车辆的鸣笛声……就此刻还在我耳中回响着。中国这块古老的土地,养育了多少文人骚客,创造了多少人类文明。但这些创造者们,是怎么克服这热闹的世界所给他们的影响呢?莫非他们真的那么有力量去视而不见、充耳不闻吗?
  噢,我怎么就忘了,那时代还没有卡拉OK,没有汽车鸣笛,没有高音喇叭,而且,他们有地方去隐居起来,诚心去作他们的画。看,就像石涛的山水画中,就在那茅屋里,他正看着你我,问道:“你们在那么热闹的尘世之中,不感到太烦心吗?”(摘自《坐西朝东》)